热门说说
口号大全
经典台词
造句
句子大全
经典句子
经典话语
情话大全
名言大全
名人名言
诗句大全
经典诗句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语录大全 >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经典语录

时间:2019-05-11 09:05来源:瓜泽说说网 作者:小逗比

呼兰河传,兜兜转转好长时间才看完,起初看的时候,萧红的言语写实中透着滑稽,整个文章在对文中时代的人物和社会进行讥讽,生活百态有点鲁迅的味道,但是又充满萧红个人的行文,写生死过于多,人们的正常生活,在现在看来实属可笑,人们面对生活的无奈和无知令人感慨,生死场也是写的悲凉,在我看来以悲剧结尾的文章,我不太喜欢,因为在本来苦涩的生活里,需要多点糖分,生活才会可爱。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经典语录

1、我睡在祖父旁边,祖父一醒,我就让祖父念诗,祖父就念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?”“春天睡觉不知不觉地就睡醒了,醒了一听,处处有鸟叫着,回想昨夜的风雨,可不知道今早花落了多少。”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、假若有人问他们,人生是为了甚么?他们並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,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[人活著是为吃饭穿衣。]再问他,人死了呢?他们会说:[人死了就完了。]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、冬天,大地被冻裂了,江河被冻住了。再冷起来,江河也被冻得锵锵地裂开了纹。冬天,冻掉了人的耳朵,破了人的鼻子,裂了人的手和脚。但这是大自然的威风,与小民们无关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、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,则大地满地裂着口。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几尺长的,一丈长的,还有好几丈长的,它们毫无方向地,便随时随地,只要严冬一到,大地就裂开口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、苍凉,幽眇,真不知今生何世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、其余的也何东二道街一样,灰秃秃的,若有马车走过,则烟尘滚滚,下了雨满地是泥。而且东二道街上有大泥坑一个,五六尺深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、满天星光,满屋月亮,人生何如,为什么这么悲凉。若赶上一个下雨的夜,就特别凄凉,寡妇可以落泪,鳏夫就要起来彷徨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、满地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似竟是这么悲凉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9、他们被父母生下来,没有什么希望,只希望吃饱了,穿暖了。但也吃不饱,也穿不暖。逆来的,顺受了。顺来的事情,却一辈子也没有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0、一切不幸者,就都是叫化子,至少在呼兰河城里边是这样。人们对待叫化子们都是很平凡的。门口聚了一群野狗在咬,主人问:”咬什么?”仆人答:“咬一个讨饭的。”说完了也就完了。可见这讨饭人的活着是一文不值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1、天空是发灰的,云彩也失了形状,好像被洗过砚台的水盆,有深有浅,浑洞洞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2、有一段时光,沉淀在记忆深处,历久弥新。有一座城,我来过,便再也不曾远离。呼兰河,那是我一生的希望与憧憬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3、还有打碎了的大缸扔在墙边上,大缸旁边还有一个破了口的坛子陪着它蹲在那里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4、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,那是自古也就是这样的了。风霜雨雪,受得住的就过去了,受不住的就寻求了自然的结果。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,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拖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5、满天星光,满屋月亮,人生何如,为什么这么悲凉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逆来顺受,你说我的生命可惜,我自己却不在乎。你看着很危险,我却自以为得意。不得意怎样?人生是苦多乐少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6、花园里边明晃晃的,红的红,绿的绿,新鲜漂亮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7、看热闹的也有来的,也有去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8、据说,那团圆媳妇的灵魂,也来到了东大桥下。说她变成了一只很大的白兔,隔三差五的就到桥下哭。有人问她哭什么?她说她要回家。那人若说:“明天,我送你回去······”那白兔子一听,拉过自己的大耳朵来,擦擦眼泪,久不见了。若没有人理她,她就一哭,哭到鸡叫天明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19、那鼓声就好像故意招惹那般不幸的人,打得有急有慢,好像一个迷路的人在夜里诉说着他的迷惘,又好像不幸的老人在回想着他幸福的短短的幼年。又好像慈爱的母亲送着她的儿子远行。又好像是生离死别,万分地难舍。人生为了什么,才有这样凄凉的夜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0、天时,地利,人和。最要紧的还是人和。人和了,天时不时也好了,地利不利也好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1、宗法社会,生活像河水一样平静的流淌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2、逆来的,顺受了。顺来的事情,却一辈子也没有。人生为了什么,才有这样凄凉的夜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3、如果一家有几个女儿,出嫁后便很难常见面,她们需要看着自己的孩子,守着自己的家,只有在唱野台子戏的秋天,姐妹们才会在从小长到大的娘家重新相遇。这相遇像是过了三十年,相见之下,姐妹之间竟只能红着脸无话可说,关于各自出嫁后离别的几年,也是只字不提。但女儿终归是女儿,姐妹终归是姐妹,她们会早早准备好带给父母、兄嫂、姐姐或妹妹的礼物。乡下人,要表现,无法表现,也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有深深的情意在这传来递去的礼物中默默流动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4、若是女家穷了,那还好办,若实在不娶,他也没有什么办法。若是男家穷了,那家就一定要娶,若一定不让娶,那姑娘的名誉就很坏,说她把谁家谁给“妨”穷了,又不嫁了。无法,只得嫁过去,嫁过去之后,妯娌之间又要说她嫌贫爱富,百般的侮辱她。丈夫因此也不喜欢她了。她一个年轻的未出过家的女子,受不住这许多攻击,回到娘家去,娘家也无甚办法,就是那当男指腹为亲的母亲说:“这都是你的命(命运),你好好地耐着吧!”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5、我站在街上,不是看什么热闹,不是看那街上的行人车马,而是心里边想:是不是我将来一个人也可以走得很远?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6、纵观古今,唯有发自内心之悲凉的感受,最是相通,正如“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。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从古吟唱至今一样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7、可是当这河灯从上流的远处流来,人们是满心欢喜的,等流过了自己,也还没有什么,唯独到了最后,那河灯流到了极远的下流去的时候,使看河灯的人们,内心无由地来了空虚。"那河灯,到底是要漂到哪里去呢"多半的人们,看到了这样的境况,就抬起身来离开了河沿回家去了。于是不但河里冷落,岸上也冷落了起来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8、而这些回忆我是愿意忘却的;不过,在忘却之前,我又极愿意再温习一遍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29、但是一天一天的,也就糊里糊涂地过去了,也就过着春夏秋冬,脱下单衣去,穿起棉衣来地过去了。生、老、病、死,都没有什么表示。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;长大就长大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老,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聋了,就不听;牙掉了,就整吞;走不动了,就瘫着。这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病,人吃五谷杂粮,谁不生病呢?死,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,父亲死了儿子哭;儿子死了母亲哭;哥哥死了一家全哭;嫂子死了,她的娘家人来哭。哭了一朝或是三日,就总得到城外去,挖一个坑把这人埋起来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0、没有风,没有雨,则关着大门静静的过着日子。狗有狗窝,鸡有鸡架,鸟有鸟窝,一切都各得其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1、人若老实了,不但异类要来欺侮,就是同类也不同情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2、所以一到了唱戏的时候,可并不是简单地看戏,而是接姑娘唤女婿,热闹得很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3、逆来的,顺受了。顺来的事情,却一辈子也没有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4、他们一边挂着粉,也是一边唱着的。等粉条晒干了,他们一边收着粉,也是一边地唱着。那唱不是从工作所得到的愉快,好像含着眼泪在笑似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5、越鲜明,就越觉得凄凉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经典语录

36、只是天空总是蓝悠悠的,又高又远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7、于是议论纷纷了,有的说是因为农业学校设在庙里边,冲着龙王爷了,龙王爷要降大雨淹死这孩子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8、她仍是平平静静地活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39、他们都像最低级的植物似的,只要极少的水分,土壤,阳光——甚至没有阳光,就能够生存了。生命力特别顽强,这是原始性的顽强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0、这一点似乎使人感到空虚,没着没落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1、好冷的天,地皮冻裂了,吞了我的馒头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2、老,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聋了,就不听;牙掉了,就整吞;走不动了,就瘫着。这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3、花开了,就像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在天上逛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要怎么样,就怎么样,都是自由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4、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,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。风霜雨雪,受得住的就过去了,受不住的,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。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,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。至于那还没有被拉去的,就风霜雨雪,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5、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,就开一个黄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,就结一个黄瓜。若都不愿意,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,一朵花也不开,也没有人问它。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,他若愿意长上天去,也没有人管。蝴蝶随意的飞,一会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,一会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。它们是从谁家来的,又飞到谁家去?太阳也不知道这个。只是天空蓝悠悠的,又高又远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6、但凡跟着太阳一起来的,现在都回去了。人睡了,猪、马、牛、羊也都睡了,燕子和蝴蝶也都不飞了。就连房根底下的牵牛花,也一朵没有开的。含苞的含苞,卷缩的卷缩。含苞的准备着欢迎那早晨又要来的太阳,那卷缩的,因为它昨天欢迎过了,它要落去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7、春夏秋冬,一年四来回循环地走,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。风霜雨雪,受的住的就过去了,守不住的就追寻着自然的结果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8、可见温顺也不是怎么优良的天性,而是被打的结果,甚或是招打的缘由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49、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,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,像美丽的珠帘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0、花开了,就像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在天上逛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1、人们常常喜欢把一些不幸者归划在一起,比如疯子傻子之类,都一律去看待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2、宗法社会,生活像河水一样平静地流淌。平静地流淌着愚昧和艰苦,也平静地流淌着恬静的自得其乐。对于生活曾经寄以美好的希望但又屡次幻灭了的人,是寂寞的;对于自己的能力有自信,对于自己工作也有远大的计划,但是生活的苦酒却又使她颇为挹挹不能振作,而又因此感到苦闷焦躁的人,当然会加倍的寂寞;这样精神上寂寞的人一旦发觉了自己的生命之灯快将熄灭,因而一切都无从“补救”的时候,那她的寂寞的悲哀恐怕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。而这样寂寞的死,也成为我的感情上的一种沉重的负担,我愿意忘却,而又不能且不忍轻易忘却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3、他们过的是既不向前,也不回头的生活,是凡过去的,都算是忘记了,未来的他们也不怎样积极的希望着,只是一天一天的平板的,无怨无尤的在他们祖先给他们准备好的口粮之中生活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4、老太太虽然不穿什么带颜色的衣裳,但也个个整齐,人人利落,手拿长烟袋,头上撇着大扁方。慈祥,温静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5、呼兰河的人们就是这样,冬天来了就穿棉衣裳,夏天来了就穿单衣裳。就好像太阳出来了就起来,太阳落了就睡觉似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6、就像太阳照在了瞎子的头上了,瞎子也看不见太阳,但瞎子却感到实在是温暖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7、他们看不见什么是光明的,甚至根本也不知道,就像太阳照在了瞎子的头上了,瞎子也看不见太阳,但瞎子却感到实在是温暖了。他们就是这类人,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,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到寒凉就在他们的身上,他们想击退了寒凉…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8、他们就是这类人,他们不知道光明在哪里,可是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到寒凉就在他们身上,他们想退去寒凉,因此而来了悲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59、想击退了寒凉,因此而来了悲哀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0、这树死了,他可怎么知道的?心中立刻来了一种嫉妒的情感,觉得这花园是属于我的,和属于祖父的,其他人连晓得也不该晓得才对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1、呼兰河这小城里边,以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2、相见之下,真是不知从何说起,羞羞惭惭,欲言又止,刚一开口又觉得不好意思,过了一刻工夫,耳脸都发起烧来,于是相对无语,心中又喜又悲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3、呼兰河除了这些卑琐平凡的实际生活之外,在精神上,也还有不少的盛举,如跳大神;唱秧歌;放河灯;野台子戏;四月十八娘娘庙大会.........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4、真是人生何似,会有这样好的景况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5、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,就开一个黄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,就结一个黄瓜。若都不愿意,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,一朵花也不开,也没有人问它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6、人活一辈子是个白活,到了归终是一场空……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7、那粉房里的歌声,就像一朵红花开在了墙头上,越鲜明,就越觉得荒凉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8、花开了,就像睡醒了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鸟上天了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。都有无限的本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要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都是自由的。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。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,就开一个黄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,就结一个黄瓜Www.GuaZe.Com瓜泽网。若都不愿意,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,一朵花也不开,也没有人问它。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,它若长上天去,也没有人管。蝴蝶随意飞,一会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,一会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个白蝴蝶。它们是从谁家来的?又飞到谁家去?太阳也不知道这个。只是天空蓝悠悠的,又高又远。可是白云来了的时候,那大团的白云,好像撒了花的白银似的,从祖父的头上轻过,好像要压到了祖父的草帽那么低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69、关于别离了几年的事情,连一个字也不敢提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0、人生本来就是哭多乐少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1、逆来顺受,你说我的生命可惜,我自己却不在乎。你看着很危险,我却以为自己得意。不得意怎么样?人生是苦多乐少。那粉房里的歌声,就像一朵红花开在了墙头上。越鲜明,就越觉得荒凉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2、大人总喜欢在孩子的身上去触到时间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3、晚饭一过,火烧云就上来了。照得小孩子的脸是红红的。把大白狗变成红色的狗了。红公鸡变成金的了。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。喂猪的老头子,往墙根上靠,他笑盈盈的看着他的两匹小白猪,变成小金猪了,他刚想说“你们也变了……”他旁边走来乘凉的人,那人说“你老人家家必要高寿,你老是金胡子了。”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,红堂堂的,好像是天着了火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4、生、老、病、死,都没有什么表示。生了就任其自然地长去;长大就长大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老,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聋了,就不听;牙掉了,就整吞;走不动了,就瘫着。这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病,人吃五谷杂粮,谁不生病呢?死,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。”“假若有人问他们,人生是为了什么?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,他们会直截了当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:‘人活着是为了吃饭穿衣。”“再问他,人死了呢?他们会说:‘人死了就完了。”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5、呼兰河这小城里边,以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我生的时候,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,我长到四五岁,祖父就快七十了。我还没有长到二十岁,祖父就七八十岁了。祖父一过了八十,祖父就死了。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,而今不见了。老主人死了,小主人逃荒去了。那园里的蝴蝶、蚂蚱、蜻蜓,也许还是年年仍旧,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。小黄瓜,大倭瓜,也许还是年年地种着,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6、烟消火减了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7、河水是寂静如常的,小风把河水皱着极细的波浪。月光在河水上边并不像在海水上边闪着一片一片的金光,而是月亮落到河底里去了,似乎那渔船上的人,伸手可以把月亮拿到船上来似的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8、手握红山茶,倾听泥土与流水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79、他在这世界上他不知道人们都用绝望的眼光来看他,他不知道他已经处在了怎样的一种艰难的境地。他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完了。他没有想过。他虽然也有悲哀,他虽然也常常满满含着眼泪,但是他一看见他的大儿子会拉着小驴饮水了,他就立刻把那含着眼泪的眼睛笑了起来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0、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,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。风霜雨雪,受得住的就过去了,受不住的,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,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,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。至于那还没有被拉去的,就风霜雨雪,仍旧在人间被吹打着。逆来顺受,你说我的生命可惜,我自己却不在乎。你看着很危险,我却自己以为得意。不得意怎么样?人生是苦多乐少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1、温顺的就是老实的,老实的就是好欺侮的,告诉人们快来欺侮她们吧。人若老实了,不但异类要来欺侮,就是同类也不同情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2、但一哭过了之后,她还是平平静静的活着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3、看热闹的人,人人说好,个个称赞。穷人们看了这个竟觉得活着还没死了好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4、夏天,那孩子浑身不穿衣裳,只带着一个花肚兜,在门前的水坑里捉小蛤蟆。他的母亲坐在门前给他绣着花兜肚子。他的父亲在磨房打着梆子,看管着小驴拉着磨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5、下了雨,那蒿草的梢上都冒着烟,雨本来下得不很大,若一看那蒿草,好像那雨下得特别大似的.下了毛毛雨,那蒿草上就迷漫得朦朦胧胧的,像是已经来了大雾,或者像是要变天了,好像是下了霜的早晨,混混沌沌的,在蒸腾着白烟.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6、我拉着祖父就到后园里去了,一到了后园里,立刻就另是一个世界了。决不是那房子里的狭窄的世界,而是宽广的,人和天地在一起,天地是多么大,多么远,用手摸不到天空。而土地上所长的又是那么繁华,一眼看上去,是看不完的,只觉得眼前鲜绿的一片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7、人生为了什么,才有这么凄凉的夜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8、花开了,就像花睡醒看似的。鸟飞了,就像鸟上天了似的。虫子叫了,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。一切都活了。都有无限的本领,要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要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都是自由的。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,愿意爬上房就爬山房。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,就开一个谎花,愿意结一个黄瓜,就结一个黄瓜。若都不愿意,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,一朵花也不开,也没有人问它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89、生、老、病、死,都没有什么表示。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;长大就长大,长不大也就算了。老,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,眼花了,就不看;耳聋了,就不听;牙掉了,就整吞;走不动了,就瘫着。这有什么办法,谁老谁活该。病,人吃五谷杂粮,谁不生病呢?死,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,父亲死了儿子哭;儿子死了,母亲哭;哥哥死了一家全哭;嫂子死了,她的娘家人来哭。哭了一朝或者三日,就总得到城外去,挖一个坑就把这人埋起来。——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经典语录
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介绍:

《呼兰河传》是中国作家萧红创作的长篇小说。该作品于1940年9月1日见载于香港《星岛日报》,1940年12月12日,萧红于香港完成《呼兰河传》书稿创作,12月27日全稿连载完。该作品以萧红自己童年生活为线索,把孤独的童话故事串起来,形象地反映出呼兰这座小城当年的社会风貌、人情百态,从而无情地揭露和鞭挞中国几千年的封建陋习在社会形成的毒瘤,以及这毒瘤溃烂漫浸所造成的瘟疫般的灾难。

文本中的“呼兰河”,它不是《呼兰府志》所记载的那条流动的呼兰河,而是一座在松花江和呼兰河北岸有固定地理位置的小城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